首页 解梦 正文

梦见无头蛇(梦见无头蛇是什么意思)

赵庆胜1景泰八年(1457年),对命运多舛的大明王朝来说,发生了举国震惊的两大事件。一是明英宗朱祁镇在明代宗朱祁钰患病时,发动“夺门之变”收复帝位,英宗复活。朱祁...
  

  赵庆胜

  1

  景泰八年( 1457年),对命运多舛的大明王朝来说,发生了举国震惊的两大事件。 一是明英宗朱祁镇在明代宗朱祁钰患病时,发动“夺门之变”收复帝位,英宗复活。 朱祁钰,自己登基称帝“景泰”,想开大明王朝的“景明安泰”,8年后发生了震惊天下的“夺门之变”,朝廷易主不说,自己的生命也在30岁结束。 二是复辟的朱祁镇,以“篡位易储、乱朝纲、擅夺兵权”为由,虚心杀害少保兵部尚书。

  一九四五年正月二十二日,对于浴血誓死坚守的大明王城北京来说,这一天是悲壮、历史永记的一天。 明英宗朱祁镇定谦为谋反罪,打算依照大明刑法处以极刑斩首弃市。 阴霾笼罩着整个首都,刺骨的寒风像一头无头的猛兽,在首都的小巷里乱窜。 于谦从关押自己的诏狱监狱到崇文门外,走这条路很辛苦。 他背负大明王朝生死的手臂这么瘦,似乎承受不起一点重力。 于谦真的很累,想安静地睡觉,睡在自己浴血奋战的这片土地上。

大江安澜 | 湖山有故人

  “千锤万削深山,烈火焚烧等闲。 粉身碎骨必须不怕,留下清白留在这个世界上。 ”少年于谦写下自己最喜欢的诗时,仿佛给40年后自己即将结束的60岁的生命画上了一个清白的句号。 即使粉身碎骨,也要清白地留世。 这是谦在年轻时立下的坚定誓言,从十六到六十,谦无时无刻不在努力实践,今天他不惜悲壮,证明了这一点。 他完成了王朝赋予的使命,所以死了也无怨无悔。

  刺骨的寒风一个接一个袭来,像一群求生的恶鬼,叫唤个不停,拼命绕着囚车转。 囚车的木轮嘎吱作响,穿过阴霾,就像一首落在地上的哭魂曲。 “您走好! ”“大人,你是不当的! ”……此时,通往崇文门的道路两旁已经挤满了民众,也有八年前与于谦生死与共的勇士,劫后余生的京城居民,已经把于谦视为重生之父。 一大早,他们就从四面八方赶来目送卑微的大人的最后一程。 “公爵被处决的那天,阴霾笼罩了天空,京郊的妇女和孩子们,都没有哭。 ”史料这样记录了当时悲壮的场面。 天空也像是在为谦鸣而抱怨一样,满天阴沉,寒风凛冽,哭声响彻一片。 囚车里的于谦转过头,望着马路两旁的群众。 他的眼睛有点湿,但咬得很紧,眼泪在眼睛里打转,没有滴它。 于谦奋力挣脱枷锁的手,既是对这些可敬的人的离别,也是对自己身后渐渐远去的王朝的离别。

  于谦知道,8年前自己说出“社稷重,君轻”这句话后,不知不觉就站在了明英宗朱祁镇的对立面。 在于谦看来,其实谁当皇帝确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国家社稷安危、天下太平、苍生幸运。 “土木之变”,英宗被俘,朝堂无主,攘夷外必入安内。 于谦心中只有“天下”二字。 他力主邛王朱祁钰称帝,号令天下,拯救大明帝国于危难之中。 对于8年后的今天这个结局,于谦也有或多或少的预感。 他知道这是国家和国家之间利益的平衡,也是忠勇和不雅的游戏。 寒风凛冽,伴随着悲痛的哭声,像远处两军对峙时的马嘶,又像在大难中呼唤人们的帮助。 现在于谦淡淡地望着前方,他想起了千里之外江南家乡的湖山。 那里有自己童年欢乐的坊巷,有书声充耳的草堂,也是曾经是自己偶像的文天祥冒着生命危险保护的地方。

  2

  明洪武三十一年( 1398年),对鼎盛时期的大明王朝来说,是一个多事之秋。 这一年,大明王朝派遣了其创始人、开国皇帝朱元璋。 同时,迎接了那位救助者——于谦。

  1398年5月13日,于谦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府仁和县太平里(今杭州市上城区)的官宦世家,家自高祖以来世代为官。 于谦的曾祖父调任九思、官至湖广宣传慰司都元帅(三品官)、杭州路大总管,后迁居杭州。 于谦的祖父是于文,曾在兵部和工业部工作,到了于谦的父亲于彦昭这一代换了看门人。 于彦昭笃厚仁义,很亲切,但不习惯官场腐败,发誓“隐德不仕”。 于谦出生于这样一个洗铅的官场家庭。 位于钱塘太平里的于家与其他家有着最重要的区别。 于谦爷爷最敬仰民族英雄文天祥,就像家家户户供奉文丞的遗像和牌位,供奉家祖一样。 沐浴着祖先的荣耀,领悟了父亲诚实耿直、卑鄙下贱的财产品格,渗透在祖先骨髓里的忠勇影响了谦的一生。

  于谦、字廷益、号节庵、祖籍河南考城(今兰考县)。 关于自己名字的由来,父亲曾对于谦说过这样的话。 父亲说谦出生前的晚上,自己做了一个梦,梦见了绯袍金广的金神对自己说的话。 “我被你们在家里的供养感动了,也被你们在家里的忠诚感动了,所以我文天祥打算重生成为你们家的子女。 ”于谦的父亲听了这话吓了一跳,赶紧和约翰逊谢说,又慌又怕,梦中那个金神说完一眨眼就不见了。 父亲醒来不久谦来到这个世界,于是给孩子取名为“谦”。 意思是“志梦中逊之意”。 当然,这些世间的传说不足为信,但在家里世代效忠的却是所有的纪念碑。

  俗话说,好的素质造福终身,差的素质祸福一生。 于谦少年英才而志高,从小就读过很多诗书。 鲁迅先生:“我扑向了书。 就像饥饿的人扑向面包一样。” 如果用这句话来表达谦虚的话,我觉得是最合适的。 谦六岁的时候,按照家人清明节去扫墓,叔叔

随口说了一句:“今日同上凤凰台”;想不到机灵的于谦接着答道:“他年独占麒麟阁”,小小年纪语出惊人。于家世代官宦,深染儒学,于谦8岁时就能够“通经书大旨,屡出奇语”,被誉为“神童”。有史料记载:“少读书,手不释卷,过目辄成诵”。于谦读经书,疏通大旨,见解精辟,语惊四座。

  少年于谦在醇厚家风的浸润下,不但读书刻苦,还志向高远,他为文天祥“殉国忘身,舍生取义”的忠烈气节所感动,把文天祥视为偶像,在自己书斋的墙上悬挂着文天祥的画像,而且走到哪儿,就挂到哪儿,数十年如一日。“孤忠大节,万古攸传。我瞻遗像,清风凛然。”于谦从儿时就立下宏伟志愿,要向民族英雄文天祥学习,他还专门为文天祥写了像赞,置于座右,以表自己心志。出生于江南水乡的于谦,吴侬软语,精致灵秀,并没有磨去他骨子里的刚直固守,反而铸就了他坚贞不屈的脊梁,少年于谦早已抱定“以天下安危为己任”的远大抱负。

  吴山,位于杭州西湖的东南,春秋时为吴越争夺之地,故名吴山。吴山上有一道观名叫三茅观,元朝时三茅观毁于战火,明初重建,观内设有书馆,于谦年少时就曾寄宿在三茅观读书,潜心求学。距离于家仅有数百米之遥的吴山,峰峦叠翠,左临钱塘,右瞰西湖,南望秦望山,北眺杭州城,汇聚杭州厚重人文地理精华。于谦在这里读书,可以自由酣畅地俯仰古今,沉浸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濡染之中。诸葛亮、苏轼、岳飞、文天祥、陆贽等先贤思想,强烈震撼着于谦的心灵,当其他少年还在西子湖畔弹琴吟对之时,于谦却在岳庙里徘徊,与岳少保神往,“精忠报国”四个字深深印刻在他幼小的心灵里。有一次,于谦和朋友去富阳游览,偶见石灰窑煅烧石灰的场景,他激荡在胸中已久的豪情顿时倾泻而出,吟出了那首传唱至今的《石灰吟》:“千锤万凿出深山,烈火焚烧若等闲。粉骨碎身浑不怕,要留青白在人间。”这首诗兼有白居易浅白易懂的诗风,表达了于谦内心的真实写照,倾泻而出的是生命冲动,率真性情和火热激情,全部浓缩在28个字之中。真正的经典永远不会褪色,为了理想和探索,少年于谦什么都可以置之身外,他无惧熊熊烈火的炙烤,也无畏粉身碎骨的结局,他心中有目标,人生有方向。

  3

  官宦家庭出身的于谦与常人一样,自小就有入仕为官报效国家的远大志向,他要留给人间的不仅仅是一色“清白”,还要像煤炭一样焚烧自己,把全部的光和热奉献给这个时代。于谦在《咏煤炭》诗中曾写道:“但愿苍生俱饱暖,不辞辛苦出山林。”出仕的道路永远不会是一帆风顺的,雄心勃勃的于谦在17岁参加乡试时,就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挫折,乡试不第。但是,于谦并没有气馁,更没有退缩,反而更加学益笃,志更坚,抱定天生我才必有用的信心,或许这就是英雄与懦夫在性格上的分水岭。后来,于谦在回忆自己读书经历时,曾这样说:“我昔少年时,垂髫发如漆。锐意取功名,辛苦事纸笔”。史书对于谦发奋读书也曾有记载:“面壁读书,废寝忘食,濡首下帏,足不越户。” 永乐十九年(1421年)的那个秋天,杭州湖山弥漫着醇厚的桂香,于谦就是带着满身桂香和他远大梦想,开始跌宕仕途的。经过六年的砥砺奋进,24岁的于谦终于再度踏上艰难的科举之路,赴京参加殿试,仕途之路一波三折。耿直于谦,举笔如利剑,在这场改变自己命运的考试中,他直指朝廷的各种利弊,落笔之处毫不留情,因“策语伤时”(抨击时政),遭遇权贵大臣忌惮,于谦被压到三甲九十二名,最后放任都察院山西道监察御史。山西道监察御史,设立于明洪武十五年,秩正七品,其职责为“辩明冤枉”,监察地方官员,“为天子耳目风纪”。尽管监察御史也只是一个正七品职级的小官,在别人看来有些委屈于谦,但他内心还是有所慰藉的,因为自己毕竟从此有了报效国家、服务人民,展示自己抱负的机会,况且还是天子的耳目呢!

大江安澜 | 湖山有故人

  永乐二十一年(1423年),明成祖朱棣决定对屡犯大明边境的阿鲁台大动干戈,第四次北征。这一年,26岁的于谦,也因“廉干”(廉洁干练)开始崭露头角,奉命出使湖广犒劳官军,兼招抚四川、贵州等少数民族。尽管明成祖北征阿鲁台,安定边疆,但此时大明内部已经开始有些不安定,当时驻守在湖广、贵州一带的明军高级军官,常常乱杀无辜,以此向朝廷冒功求赏,导致四川、贵州部分少数民族接连起兵闹事。攘外必先安内。于谦此行的目的表面上看是代表朝廷去奖赏官军,实际上他还肩负着调查百姓起兵的秘密使命,看看究竟是天灾,还是人祸导致。朝廷赋予的这一重任,对于出道不久的于谦来讲不能不说是个考验,况且百姓起兵之事牵扯到诸多地方军政要员,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于谦,想要调查出事件的子丑寅卯来,势必困难重重。但是,于谦不辱使命,他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听说于谦御史来了,那些地方官员做贼心虚,企图采取各种方法拉拢腐蚀于谦,掩过饰非。于谦首先从官军申报的功劳入手,以核查军功为名,深入民间察访,成功掌握了部分地方官员犯罪证据,如实上疏朝廷,及时揭发地方官员“邀功妄杀”的罪状,使他们受到严惩。初出茅庐的于谦,不畏强权的做事风格,越来越引起朝堂的关注。

  洪熙元年(1425年)六月二十七日,明宣宗朱瞻基正式登基。朱瞻基最终还是放弃了父亲迁都南京的计划,他决定仍留北京为帝都,多半原因是因为他成长在北方这片土地上,这位曾多次跟随爷爷明成祖朱棣征讨过蒙古的皇帝,与朱棣一样,都深切关心着北方边境。朱瞻基即位的第二年,皇叔汉王朱高煦在乐安州起兵谋叛。朱瞻基任命于谦为御史,随御驾亲征。朱高煦投降后,朱瞻基点将于谦数落他的罪行,于谦站在朱高煦面前,宛如一尊佛像,出口成章,斩钉截铁,正词崭崭,声色震厉。旁边的将士莫不胆寒,更要命的是朱高煦频频点头,汗如雨下。在于谦的凌厉攻势下,朱高煦被骂得抬不起头,趴在地上不停地发抖,自称罪该万死,于谦完全在道义之上战胜了朱高煦。这场叛乱的完美解决,让于谦在大明政坛之上初显锋芒,朱瞻基站在于谦背后,默默地点着头。作为皇帝,作为帝国的引路人,朱瞻基明白这位叫于谦的臣子绝对不简单,能够在随机点名的情况下,有如此口才,这绝非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,从此朱瞻基开始有意无意地培养于谦。

  4

  既然于谦得到了朱瞻基的认可,作为年轻有为的后备干部,于谦认为自己更应该多承担些帝国的重任,为朝廷分忧。 “坐皇宫九重、思田里三农。” 明宣宗朱瞻基,深知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”的道理,他体恤民情,关心农业生产和农民生活,积极推行休养生息政策。军政改革的想法,就像一粒种子,不断在皇帝朱瞻基的心中发芽疯长,他试图清除由来已久的军事腐败,大力建立文官统治,以开启自己“仁宣之治”的盛世局面。所以当大学士杨士奇、杨荣推荐于谦去江西任巡按时,朱瞻基便潇洒地大笔一挥:可。

  宣德三年(1428年),31岁的于谦被任命为江西巡按。所谓巡按,其职责就是代替天子巡查地方,通常由皇帝钦点,直接对天子负责,“大事奏裁,小事立断”。能够担任这个职位,某种意义上来讲,也就意味着于谦已经成了明宣宗朱瞻基的亲信。 “为国不可以生事,亦不可以畏事。”于谦在江西巡按,轻骑简从,遍历所部,访贫问苦,清理积案,抑制骄横王府官属,兴利除弊,厘革乡民之疾苦,平反冤狱以百数,“雪冤囚,数百人”《江西通志》曾这样记载。期间,于谦还写了一首诗《二月初三日出使》:“春风堤上柳条新,远使东南慰小民。千里宦途难了志,百年尘世未閒身。豺狼当道须锄殄,饿殍盈岐在抚巡。自揣菲才何以济,只将衷赤布皇仁。”以表达自己不畏强权,毕生主张诛灭豺狼般的贪官污吏,抚恤饥饿的黎民百姓,从而传播朝廷的恩德,报效皇恩的满腔热忱。巡按期间,于谦了解到宁王朱权就藩江西已久,常借“和买”变相赋税强取豪占,欺凌民众,为地方官员忌惮。于谦了解情况掌握确凿证据后,秉公执法,当即抓捕了宁王府中多名作奸犯科之人,严加治罪,严厉打击了豪强奸吏的嚣张气焰,得到了民众的拍手称赞和拥护。百姓为了颂扬于谦的功德,还在江西郡学名宦祠中供上了他的“长生禄位”。于谦不辱使命,犹如纷乱官场中高高耸立的青松,所到之处广播朝廷恩德,安定一方,越来越受到朝廷关注,受到明宣宗的赏识。

大江安澜 | 湖山有故人

  宣德五年(1430年),河南、山西发生严重旱灾,朝堂之上,群臣一筹莫展。这时明宣宗朱瞻基又想到了他那位爱卿,于是亲手写下“于谦”两个字交给吏部,越级提拔于谦为兵部右侍郎(正三品),兼巡抚河南、山西御史,巡抚职权在布政使(从二品)之上,为明朝地方最高行政长官、封疆大吏。于谦辞别妻儿,轻车简从赴任 。在当时,河南、山西是大明王朝两个多灾的地区,河南是非旱即涝,遇上黄河决堤,汪洋千里,灾民遍野;山西也是十年九旱,北边兵荒,黎民受苦。《明史》记载,于谦上任巡抚后,“遍历诸州县,察时所急、事所宜兴革,即草言之,一岁章数上”。

  太行山横亘在山西与河南之间,在600多年前的大明王朝,要想翻越太行山,可以说是当时人们远行的噩梦。为了方便工作,于谦便在山西和河南分别设立办公点,频繁往返于太原和开封之间,鞍马劳顿,年复一年。于谦冬春之际赴太原,正值天寒地冻;夏秋赴开封,又是酷暑难当,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,于谦要远途跋涉、风雨兼程翻越两次太行山,到两地办公,这种毅力和意志,在当时、当世,几乎无人能出其右。这在他的诗中也多有体现,“才离汴水又并州,马上光阴易白头。”“马足车尘不暂闲,一年两度太行山。”于谦的巡按,为两省官场带来了崭新面貌。

  明宣德九年(1434),山西、河南暴发大面积的蝗虫灾害,已至“禾苗皆光”,《宣宗实录》对当时的惨景有这样记载。于谦忧心如焚,痛心不已,一边组织赈灾,一边组织灭蝗,他看到百姓饱受蝗灾之苦,身为三品巡抚的于谦终按耐不住了,带领衙署人员,亲自动手到地里捕捉蝗虫。百姓们看到于谦大人在地里灭蝗的憔悴身影,无不感动落泪。当然,比起旱灾、蝗灾,最让于谦揪心的莫过于黄河水患。黄河自巴颜喀拉山发源,呈“几”字形,向东注入渤海,中游流经黄土高原,携带着大量泥沙,因下游河道变宽,坡度变缓,流速减慢而泥沙沉积下来,使河床逐渐抬高,形成举世闻名的“地上悬河”。几千年来,黄河有“三年两决口”之说,严重危害着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,而最频发地段就在河南。据说,在今天的开封城下,就埋藏着六座开封城。

  据有关史料记载:自明洪武七年(1374年)至明宣德三年(1428年)的54年间,黄河仅在开封、阳武、原武、荥泽一带决溢多达19次之多,其中决口就达13次。一时之间,汹涌的黄河成了灾难河,犹如一把利剑悬在开封民众的头上,两岸人民惶惶不可终日,州府官吏也谈“水”色变,但亦无可奈何。于谦到任后,暗暗下定决心,寻访各地贤哲高人,寻求解救民众灾难良策。

  5

  正统四年(1439年)的一个夜晚,又是接连几天的倾盆暴雨,整个天就像坍塌下来一样,开封城到处沟满河平。官邸内,于谦来回踱着步子,眉头紧皱,一筹莫展。室外风雨交加,黄河还在暴涨,整个开封府岌岌可危。于谦已经记不得自己这是第几个不眠之夜了,他在想着如何才能保住开封古城。“于大人,大事不好,护城河堤被暴雨冲垮!”于谦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虽然,事先他已经做好了最充分的准备,派出兵夫日夜守护,但是黄河大堤在狂风暴雨的冲刷侵蚀下,险情横生,不断坍塌,护城堤被撕开了一条500余丈的大口子,黄河之水倾泻而下,开封城危在旦夕。

  “军民们,我们的妻儿老小都在开封城里看着我们呢,人在城在,我们要誓死保住河堤。”暴风骤雨的黑夜里,于谦声嘶力竭地呼喊着。“吾皇与我们同在。”为了鼓舞士气,于谦将皇帝赐予的蟒袍脱下来,投入河中,以示与洪水决斗的信心。于谦身体力行,亲自率领官员和民众,日夜奋战在抗洪第一线,终于化险为夷,保住了开封府城。有方志记载:“黄河决,噬汴堤,谦躬至其地,解所服衣以塞决口。”从此,于谦舍身护堤的义勇也成为当地百姓津津乐道的事。

大江安澜 | 湖山有故人

  为了遏制黄河水患,于谦还组织农民在农闲时增筑沿河大堤,两旁植树巩固堤基,每五里设一窝铺,派专人巡守,负责督率吏卒随时修缮河防。于谦根据开封总体地势,在东、北、西三面筑建护城大堤。并下令种树凿井,使路上行人可以避暑解渴。对此《明史·于谦传》曾记载:“河南近河处,时有冲决。谦令厚筑堤障,计里置亭,亭有长,责以督率修缮。并令种树凿井,榆柳夹路,道无渴者。”黄河对于开封人来说,既是哺育滋养他们的生命之河,也是给他们带来深重痛苦的灾难之河。开封与黄河恩恩怨怨了两千多年,已不是简单能用“恩怨情仇”四个字所能概括的。于谦在修筑黄河大堤与护城堤的同时,又铸铁犀以镇洪水,并撰写《镇河铁犀铭》,铸在铁犀背上。而今,在开封东北隅的铁牛村,村北还有一尊“镇河铁犀”,威武雄壮,独角朝天,面朝黄河,犹如一位历尽沧桑的防洪卫士,这便是于谦当年在开封抗洪治河的历史见证。于谦离开后,当地百姓为纪念他的治河功绩,就在铁犀所在之处修建了一座回龙庙。于谦在“夺门之变”遇害后,百姓为了追思他,还建立了庇民祠。虽然这些都早已毁于黄河大水,被掩埋于地下,但是于谦的功绩却口口相传下来。

  6

  “两袖清风身欲飘,杖藜随月步长桥。”尽管于谦洁身自好,刚正不阿,不恃权贵,但孤独的他却无法拉回日渐滑向宦官乱政泥潭的王朝“马车”。

  王振,作为明朝第一代专权宦官,本是个落第秀才,最初在私塾教书,后来做了教官,王振与普通读书人一样,总幻想着能有一天能走上仕途,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。但他内心深知,如果想通过科举走上仕途,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了。所以,一心想出人头地的王振心一横,便在明成祖永乐末年自阉入宫,当了宦官。一心攀附的王振为人狡黠,善于察言观色,入宫不久便得到了明宣宗朱瞻基的赏识,被任命为东宫局郎,主要负责侍奉太子朱祁镇,也就是后来的明英宗。英宗即位后,王振自然而然就成了他最受重用的人,出任宦官权力最高的司礼监掌印太监。明朝正统年间,三杨(杨士奇、杨荣、杨溥)与张太皇太后相继去世,王振开始将手伸向大明朝堂,成为明朝首位专权太监,朝廷官员纷纷献媚,使得朝堂成为王振的一言堂。据说朝会期间,进见王振的大臣都要送银子给他,否则就会被王振记恨,进而遭受政治迫害,有的甚至还会被按上个莫须有的罪名,锒铛入狱。于谦却不肯奉迎宦官、结交权贵大臣,他每次上京奏事,除了简单的行李外,从不携带送人的礼物。时有好心人劝他说:“你虽然不献宝,不攀求权贵,但也应该带些土特产,便于打点人情。”于谦笑着举起两袖,十分风趣地回答:“我入朝怎么没有带东西呢?这不是有两袖清风吗?”《明史》本传曾这样记载道:“于谦每议事京师,空橐以入,诸权贵人不能无望。”后来于谦还写了一首杂体诗《北风吹》,以铭心志:“绢帕蘑菇与线香,本资民用反为殃。清风两袖朝天去,免得闾阎话短长。”朝廷大臣出于各种原因,不得不巴结王振,唯有于谦从没有给王振送过礼,且以:“两袖清风”自誉,王振对此恨得咬牙切齿,他要想千方设百计叫于谦真正成为“一阵清风”,而那些唯利是图的奸佞小人,也早已将于谦视为眼中钉肉中刺,因为于谦不仅是他们扩张势力的障碍,更是他们仕途上最大的威胁,让于谦尽快消失成了宦官头子王振和那些奸佞小人不谋而同的目标。

  明英宗朱祁镇登基以后,王振就开始排除异己,于谦就成了首当其冲。有一次,于谦回朝奏事推荐参政王来和孙原贞替代自己的职务,王振得知情况后非常不满,通政使李锡迎合王振想法,弹劾于谦,说于谦因为长期未得晋升而心生不满,擅自推举他人代替自己,有罪,然后朝廷将于谦下狱。老百姓听说于大人无缘无故被判处死刑,一时间群民共愤,山西、河南的官吏和百姓俯伏在宫门前联名上书,请求于谦留任,甚至有些藩王也向着于谦说话,在朝廷中引起不小的风波。王振见阴谋未成,便编了个理由给自己下台,称从前也有个名叫于谦的人和他有恩怨,说是把以前那个“于谦”和现在被关押的“于谦”搞错了,这样才把于谦放出来,并降职为大理寺少卿。后来迫于社会民众压力,再任命于谦为巡抚,赴河南、怀庆两地救灾。直到正统十三年(1448年),于谦被召回京,复任兵部左侍郎。

  “留得清白在人间。”这是于谦的为官之道,映衬的恰恰是大明王朝宦官当权的黑暗。于谦在晋豫十八年的艰难历程中,从没有向宦官权势低过头,他始终以挽救灾民为己任,不负皇恩不负民,誓死报答百姓的爱戴,所以群众都叫他“于青天”,把于谦比作包拯“包青天”。自古忠孝不能双全,于谦在外巡抚期间,他远在故乡杭州的父母相继病故,自己却未能膝前尽孝,陪伴老人走过人生最后一段历程,这是于谦一生最大的遗憾。于谦深爱的妻子,也在他巡视期间孤独病逝,于谦没能见上最后一面。于谦结束巡抚任务,在离开河南和山西的时候,带走的也只有自己几件破旧衣服和几本书,其他再无余财,因此,留下了著名的典故“两袖清风”。

  外任的岁月,对于谦来讲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,他从三十多岁的青年才俊,变成五十多岁的斑白老臣,把人生最宝贵的岁月都献给了晋豫民众,自己就像是一只不知疲倦的杜鹃鸟,奋力翱翔在大明的天空。而今,虽然大宦官王振早已经死于8年前的“土木之变”中,但是王振怂恿朱祁镇贸然亲征瓦剌,兵败被俘,也正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才将于谦推到了政治舞台的最前沿。而于谦一句“社稷为重,君为轻”,一场置死地而后生的京城保卫战,在延续大明王朝近200年国祚的同时,也把自己推到了王朝的祭奠台上。

  7

  1450年8月,明英宗被俘一年,瓦剌首领也先见手中的奇货变成废物,欲送英宗还朝。在是否迎回明英宗朱祁镇这个问题上,明代宗朱祁钰的思考还是比较深远的,他拒绝英宗回来,大权在握的他,知道如果请一个被自己赶下台的皇帝回来,怎肯与你善罢甘休呢?今后将会有很多麻烦事发生。在这个问题上,于谦和王直却作出一个与朱祁钰想法相悖的决定:“大臣王直等拟遣使奉迎,帝不悦曰:‘朕本不欲登大位,当时见推,实出卿等。’(于)谦从容曰:‘天位已定,宁复有他,顾理当速奉迎耳,万一彼国怀诈,我有辞矣。’帝顾而改容曰:‘从汝,从汝。’”《明史·于谦传》对此有详细记载。迎回明英宗朱祁镇,的确将明代宗朱祁钰置于尴尬境地,朱祁钰心一狠,决定将他这位太上皇的哥哥软禁在南宫,且把宫内的树木全部砍掉,一锁就是七年。于谦等主张迎回朱祁镇的最后结局,不但在自己脖子上套上绞索,让朱祁镇勒紧;也让朱祁钰套上了绞索,让朱祁镇去勒,所以迎回英宗之日,就是于谦预伏祸机之时。

  景泰八年(1457年)正月十六日夜,大明历史上一场震惊朝堂的复位政变发生了。大将石亨、政客徐有贞、太监曹吉祥等拥戴被囚禁在南宫的明英宗朱祁镇复位政变,史称“夺门之变”,又称“南宫复辟”。朱祁镇复位后,改年号为天顺,当天,他就以“大逆不道,谋立外藩”的罪名,将少保兵部尚书于谦和吏部尚书王文等逮捕下狱。朝臣们都心知肚明于谦等人是冤枉的,甚至也有比较正直敢言的为于谦辩护,但徐有贞狡辩道:“谋逆虽然没有成为事实,心中这个念头总是有的。”他叫爪牙锦衣卫将于谦、王文严刑拷打,以“意欲”谋逆罪名定罪。王文愤怒地抗辩道:“‘意欲’两个字可以定罪吗?”于谦沉着镇定地对王文说:“石亨等人要诬害我们,申辩又有什么用呢?”

大江安澜 | 湖山有故人

  对于这场“夺门之变”,实际上是于谦早已经预料到的结局,他要以牺牲自己来成全一代帝王,成全一个时代,甘愿成为朱祁镇和朱祁钰皇位争夺的替罪羊。明英宗朱祁镇作为这场斗争的直接受害者,他饱经瓦剌被俘之苦,归朝后虽被封为“上皇”,但“囚禁”南宫七年,他渴望自由,当然更渴望夺回自己失去的王位。最终,于谦被定谋逆罪,按大明刑律以极刑斩首弃市。当判决书呈送到朱祁镇面前时,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还是被戳了一下,他有些犹豫,内心十分矛盾。朱祁镇知道,如果没有于谦护国,自己永远没有机会再回到大明,朱祁镇对群臣说:“于谦实有功,不忍心杀害功在社稷之人。”这时徐有贞咬牙切齿说道:“不杀于谦,此举为无名!”意思也就是说:“我们刚刚拥立你做皇帝,要肃清朝野,名不正言不顺,不杀于谦,有谁会承认你这个新皇帝呢?”就这样,明英宗朱祁镇最终痛下决心杀了于谦。

  天顺元年(1457年)一月二十二日,阴霾翳天,天地同悲,京城民众的哭声并没能挽留住于谦,于谦的一腔热血喷洒在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,他的双眼没有闭上,他要永远望着自己深爱着的这片土地。于谦被杀使北京民众无比悲痛,到于谦遇难地方哭祭者多达数千人。史书曾记载: 于谦“死之日,阴霾四合,天下怨之”。据说一有个叫朶儿的指挥,本来是冤案制造者之一曹吉祥的部下,因敬仰于谦,在于谦行刑的地方以酒祭奠,痛哭不已。曹吉祥知道后非常生气,用皮鞭抽打他,第二天朶儿仍然祭拜如故。于谦去世后,都督同知陈逵深感于谦忠义廉洁,便派人秘密将其遗骸收殓起来,安葬在京城西郊,并派专人看守。“以酒酹谦死所,恸哭。吉祥怒,抶之。明日复酹奠如故。都督同知陈逵感谦忠义,收遗骸殡之。逾年,归葬杭州。”《明史·于谦传》对此也有专门记载。当锦衣卫抄于谦家时,并没有发现任何值钱的东西,他们见正屋大门紧闭,一把大锁牢牢锁着,大喜过望,连忙撞门进去,但里面装的却都是皇帝御赐的物件,如蟒袍、剑器、圣旨等,一件一件摆着,并没有金钱宝物之类。见此状况,负责查抄的官吏也禁不住涕然泪下。

  于谦死后的第三年(1460年),他的养子于康将其灵柩从京师运回故乡杭州,安葬在西湖南面的三台山麓。再过五年(1465年),其子于冕被赦,上书讼父冤,于谦冤案才平反昭雪,恢复生前官爵。明宪宗朱见深派大臣前往杭州祭祀,祭文中写到“当国家之多难,保社稷之无虞,惟公道之独特,为权奸所并嫉,在先帝已知其枉,而朕实怜其忠。”

  而今,一代忠魂长眠于三台山麓,伴着湖光山色,枕着钱江涛声,望着家乡湖山,也是值得欣慰的。湖山依旧,故人依旧,九泉之下的于谦,与早他三百年被冤杀的南宋名将岳飞有幸遥相对望,后人曾有诗云:“赖有岳于双少保,人间始觉重西湖”。湖山有幸遇故人。(图片由CFP提供)

  作者简介:赵庆胜,曾出版摄影作品集《激情瞬间》,散文集《岁月是片澎湃的海》。

 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、复制、摘编、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,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。

  来源: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jybweb@163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相关推荐

梦见许多鱼(梦见许多鱼在水中游)

梦见许多鱼(梦见许多鱼在水中游)

梦见很多小鱼是什么意思很多人养着观赏鱼。又漂亮又可爱。那么,做鱼梦连做小鱼梦,做很多小鱼梦是什么意思呢?发生了好事吗?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...

解梦 2022.05.28 0 14

陈梦婷(陈梦婷用英语怎么说)

陈梦婷(陈梦婷用英语怎么说)

乔金鹏、还记得陈梦婷吗?问了这样的问题的你一定在想他吧。你们一定有过很多深刻的回忆。你们可能是相遇青梅竹马,或者他是你暗恋的对象。但你们...

解梦 2022.05.28 0 10

汤慕容(汤慕容苏梦涵)

五华县安流镇吉水村几乎全体干部吃低保,该如何处理?有两种方法。一个是上访。向大单位请愿。但是,这没有什么效果。二是使用现在的媒体。这样的话。我也不太会。就是吵架这件事...

解梦 2022.05.28 0 5

叶梦书(叶梦书痴少年阅读感悟)

拜托帮忙写一篇日语作文标题就是‘将来梦’我将来的梦想((梦中人))有钱人的)思考的))0。(()))()()()())))))0。((人的梦想;未来的医疗人员))))...

解梦 2022.05.28 0 5

胎梦梦见狗(胎梦梦见狗狗)

胎梦梦见狗(胎梦梦见狗狗)

孕妇梦见小狗是胎梦吗孕妇梦见小狗是胎梦吗?在周公解梦中,胎梦就像狗梦和鱼梦一样,往往有男女生的前兆。胎梦往往预示着狗做黑梦会生男孩。胎梦...

解梦 2022.05.28 0 5